航空

航空安全(aviation safety)不发生与航空器运行有关的人员伤亡和航空器损坏等事故。航空安全主要包括飞行安全、航空地面安全和空防安全。

空防安全事项

1、飞行安全:在航空器运行期间不发生由于飞行或其他原因造成的人员伤亡、航空器损坏等事故。

2、航空地面安全:围绕航空器运行而在停机坪和飞行区范围内开展生产活动的安全。防止发生航空器损坏、旅客和地面人员伤亡及各种地面设施损坏事件。同时还包括飞机维护、装卸货物及服务用品、航空器加油等活动的安全,以及军用航空器武器、弹药安全等。

3、安防安全:防止发生影响航空器正常运行和直接危及飞行安全的非法干扰活动,以及防止地面武器误射等。

近年来,随着安全管理体系(SMS)以及国家安全方案(SSP)等安全管理理念的引入,国际民航界提出了将ICAO附件中有关安全管理的条款整合、完善后形成一个新的附件的要求,在此背景下,国际民航组织于2013年7月发布了ICAO附件19《安全管理》和第三版Doc9859《安全管理手册》,对ICAO各缔约国及其服务提供者的安全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事故的发生需要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系统的顶层做出了一系列决策,这些决策作为隐性条件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直到在某个具体操作环境中,其效果或者破坏性才被激发出来,而那些设备漏洞或操作失误只是这些决策的延迟反映罢了,在这些具体的操作环境中,人为错误或者说操作层面上的显性失效成为导致破坏系统安全防御的隐患条件的诱因。

任何事故的发生都有两个因素:由决策者的顶层设计缺陷埋下的地雷以及操作者的失误点燃的导火索。

顶端设计决定着“组织过程”,这是航空运行组织者直接控制的过程。该过程包括:政策的制订、计划、沟通、资源配置等等。顶层设计造成的组织过程中的隐患条件随时可能会打破由技术、培训、规章组成的系统防御。系统防御通常被认为是遏制隐患条件和人为失误的最后一层安全网。

通常组织事故的发生有两方面因素:

1、顶层设计的组织过程导致的隐性条件和显性条件(因素1),

2、由技术、培训、规章组成的系统防御。目前大多数减少安全风险的方法是加强现有的防御或者发展新的防御系统(因素2)。

组织过程的隐患条件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由操作人员的技术、培训、规章组成的最后一道安全防线。

从组织事故管理的角度来看,安全技术管理工作正是应该监控组织程序,认定隐患条件,从而加强防御(管控因素1)。当然,也应该改善工作场所的条件以遏制显性失效的发生,因为正是这一系列因素的共同作用才会导致安全事故。

由操作人员的技术、培训、规章组成的最后一道安全防线不应该是唯一的一道防线,防止事故的发生,是整个安全防御系统的责任。

空难的发生,表面看来是机组的违规行为造成的,而其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多方面、全方位的。如何从根本上分析顶层设计或技术管理的问题,反思组织系统中的问题。如果不从根本上认识到组织管理对飞行运行安全的重要作用,认真分析组织系统中存在的问题、查找组织管理中的安全隐患,继续单纯地从机组方面查找原因,将无法从根本上扭转中国民航的安全管理状况,也无法实现从民航大国到民航强国的转变。